首頁 動態 資源 企業 財經 旅游 文化

文化

陳楚生魏晨蘇醒 快樂三強發聲

2007-07-10 08:17 來源:新京報 作者:佚名 閱讀
摘要:

快樂男聲三強來京舉行拉票會,遇大雨取消活動,接受媒體專訪各具特色

  上周五經過激烈的比拼,陳楚生、魏晨、蘇醒在快樂男聲4進3比賽中脫穎而出,晉級年度三強。周六三人馬不停蹄來到北京歡樂谷進行拉票會,但天公不作美遇暴雨臨時取消,因此這次三人采訪時間安排很緊,記者和三個大男孩進行了快速問答一般的聊天,聊天中三人還要輪流出去給歌迷打安慰電話。

  蘇醒

  做男人比得冠軍更重要

  記者:最近兩場比賽,你連續靠PK才獲得晉級機會,怎么評價自己上場比賽的狀態?

  蘇醒:我對自己的表現很滿意,我承認我的風頭被人搶了,是“醒目”(蘇醒歌迷)搶了我的風頭,他們太不一般了。

  記者:4進3比賽時,魏晨要在你和陳楚生之間選擇一個PK對象,你好像在魏晨耳邊說了什么?

  蘇醒:魏晨是用他的意志做出的選擇,我只是給他建議,讓他“選擇我!”。當時魏晨站在我們中間,我已經看到他的臉有些扭曲了,確實這種選擇非常難做,但楚生是三強中最讓我心悅誠服的,在城堡里他像兄長一樣給了我很多幫助,這些大家都沒看到,但我一直記在心里,而且在以往的PK中他也多次沒選我。關鍵時候,我應該回報他,我想做一個男人比做冠軍更重要。

  記者:上場最后的PK,你演唱的是《walkingaway》照樣是一首不太有人緣的歌曲,導致多數快男沒有選你,關鍵時刻為何還在堅持做自己?

  蘇醒:我其實沒有絕對信心贏魏晨,因此覺得有可能最后一次唱歌了,之前9進7、6進5我都想把《walking away》當作最后的歌曲,但一直沒機會,準備了一個月了終于看到機會,我想不能再錯過了,而且我在唱之前說了“這首歌是唱給醒目的,你們要好好聽。”因此其他快男會有怎么樣的選擇,我已沒精力顧及了。

  記者:很多快男都說,比賽中不能自由選擇歌曲,在國外自由慣了的你是不是對此相當不適應?

  蘇醒:痛苦的選歌過程已經過去了,做節目是要分階段的,最開始要照顧最廣大觀眾的情緒,不然節目收視率就上不去。而且在任何時候也要學會妥協,我們現在又不是周杰倫,能把“口齒不清”唱成一種潮流,在沒有高地位的時候堅持個性,那就是一種傲慢。比賽的時候專業評委要看到全方位進步,歌迷要看我的個性,我一直在平衡。最后幾場大家有了自由,現在大家的風格都確定,而且不同類別的歌手很難類比,現在比的就是演唱時的狀態。

  記者:9名快男在最后關頭,只有3個人選擇了你,你心里有沒有不平?

  蘇醒:快男在選擇前,我那首《我會好好的》是唱給歌迷的,快男的伙伴們可能看的是誰的歌最感人,多數選擇了魏晨。我覺得他們的選擇都是合理的,而且這么大的人了不會拿自己的人品開玩笑吧。王櫟鑫比較直率,他當時要是選擇我就不是他了,將選票扔在地上的王櫟鑫才是我喜歡的王櫟鑫。

  記者:預測一下誰能拿冠軍吧。

  蘇醒:不想預測了,因為得到現在的結果我很滿足,從藝人的角度講,3個月比賽對我都是收獲。汪涵大哥說,人靠什么活,靠回憶,我覺得自己在70歲能看著快樂男聲比賽錄像微笑就是天倫之樂了。而且3個人里面,我資歷最淺,第一次參加國內的比賽,之前在國外都是200多人參賽,不可能有待定的,待定?人家就不來參加了。

  記者:有人批評你太懂得外交辭令,做人圓滑,你怎么回應這種批評?

  蘇醒:我用6個字回應,“他們不了解我”。我是雙魚座的,比較喜歡自我喚醒,會讓關心我的人更受罪,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,總會有人對你不滿意,但IDon‘tCare(我不在乎)。

  陳楚生

  沒有人不想拿冠軍

  記者:很多歌迷說,快男三人中你是最適合做老公的,對此你什么感覺?

  陳楚生:我覺得是男人都適合做老公吧,呵呵。可能我在節目中說過自己是巨蟹座,歌迷就覺得我比較顧家吧,確實我對家人是比較在乎的。

  記者:你曾經簽約百代唱片公司,但最后并沒有發行唱片,這段經歷具體是怎么樣的?

  陳楚生:2003年我在全國PUB歌手大賽中獲得冠軍,當時百代的小菁姐做評委,她對我的表現比較滿意,賽后就談了合作。那段時間我在百代唱片公司學習了很多,每天被逼著去創作,應該說這兩年比以前有了很大進步,但還沒達到出唱片的水準,作品不夠出彩,這段經歷是有遺憾,但談不上打擊。

  記者:聽說你在深圳本色酒吧,非常招牌的歌是《聽媽媽的話》,但在快男舞臺上你一直是民謠懷舊范兒,為什么?

  陳楚生:以前我在酒吧唱的多還是民謠彈唱,《聽媽媽的話》是我的突破之作,也是我和樂隊的成員在R&B方面的嘗試,但是導演組不希望我改變民謠的風格,如果接下來比賽有機會一定會唱給大家聽。

  記者:聽說你在海南的轟動遠超過其他地方,你怎么理解這樣的狀況?

  陳楚生:海南一直沒出過明星,也沒有什么娛樂活動,可能我的出現給他們一些驚喜。說實話,我在海南的時候確實接觸信息量比較少,更多的進步是在深圳酒吧獲得的,能為海南帶來一點榮譽心里很滿足。

  記者:你覺得誰會是快男冠軍?

  陳楚生:沒有人不想拿冠軍,每個人都有可能。

  魏晨

  我是光明正大晉級的

  記者:有場比賽你唱《好心情》走調得非常厲害,你當時到底是什么感受?

  魏晨:當時是“反聽”我聽不到,第二次唱主歌部分時還想配合樂隊拉回來,但實在是回不來,于是就按著走調的方式唱完了,我當時已經做好挨批評的準備了,所以包小柏老師這么狠的批評,我都能承受,因為確實相當糟糕。

  記者:最近幾場比賽你有很大進步,但無論是短信票數和歌唱實力你都不是最好的,但你走到了全國三強,你覺得你的優勢在哪里?

  魏晨:我長得不如俞灝明,但唱得比他好,唱得不如王錚亮,但長得比他好,這可能就是我的優勢吧。

  記者:有網友說你在比賽中幾次被主辦方“保送過關”,說人緣好也讓你得到了不少的晉級籌碼,你認同嗎?

  魏晨:我人際關系好?一般吧。可能導演組看到我比較努力的狀況,我不是被保送的,是光明正大晉級的。而且上場比賽9個快男里,6人選擇了我,你不能懷疑他們的觀察能力吧,他們可不想在全國觀眾面前損害自己的聲譽。我的唱功確實不是最好,但我選擇的歌感動了自己,也更容易感動別人。

  記者:那你預測一下,誰將會成為快男冠軍?

  魏晨:應該是陳楚生吧。

  記者:5進4比賽中,你與何潔的演出非常投入,你怎么評價這位師姐的?你自己喜歡什么樣的女生?

  魏晨:她給我的幫助很大,其實在彩排時我狀況非常糟糕,是她一次次啟發和幫助我,才有了最好的演出效果。我比較喜歡文靜、可愛的女生。

  ■記者手記

  魏晨狀態最好,一進來就向每個人微笑,記者們或許對他的晉級有些異議,拋出的問題火藥味十足,魏晨回應都相當溫柔,但每一句都堅定地為自己辯護,近幾場狀態回升,讓他信心十足。

  陳楚生對此依然低調應對,回答每個問題語速都很緩慢,神態平靜。

  蘇醒回答問題最有邏輯性,很懂得分寸,該講道理時就講道理,該為自己辯護時絕不軟弱,尊重媒體的功夫一定做到最好,采訪中途要去接聽粉絲熱線,模仿何炅的口氣對記者來了句“廣告之后馬上回來”,如此表現簡直是快男選手中的“劉德華”。

  采寫/本報記者 楊林

  攝影/本報記者 王嘉寧

 



qq分分彩计划网页版